?
 首頁
用戶登陸:  密碼:   快速注冊  
分站: 中國西部煤炭網  華北站  西北站  西南站  華中站 | 東北站 | 校友錄 | 回音壁
 首  頁  煤炭新聞  政策法規  新聞寫作  技術論文  項目合作  文秘天地  礦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市分析  煤價行情  煤炭供求  物資調劑  礦山機電  煤礦人才  

壯麗70年巡禮:油氣工業為新中國加“油”添“氣”

中國煤炭新聞網 2019/10/7 9:16:05    能源新聞


  中國海油渤海油田渤中28-2SCEP生產平臺,不斷刷新產量紀錄,創造輝煌,是海上大慶的主力軍,助力中國海油持續綠色高效發展,源源不斷地為國家提供能源。
  杜鵬輝/攝

  能源產業是關系國計民生和國家戰略競爭力的重要產業,是現代經濟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石油與天然氣是優質化石能源、基礎化工原料、重要戰略資源和關系國計民生的重要商品,在我國能源戰略中占有重要地位,對促進經濟持續健康發展、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加強生態文明建設、維護社會長治久安、保障國家安全都具有重要意義。

  經過70年發展,我國原油產量從1949年的12.0萬噸增至2018年的1.89億噸,增長1574.9倍,年均增長11.3%;天然氣產量從1949年的僅0.1億立方米增至2018年的1602.7億立方米,增長22894.7倍,年均增長15.7%,油氣產量增速大大高于同期我國能源生產年均7.6%的增長。經過幾代人的努力,我國已建立從油氣勘探開發、管道儲運、煉油化工到產品銷售與貿易一體化的油氣產業鏈,并具有規模化、國際競爭力的油田服務、石油石化工程建設和裝備制造業的現代化石油工業體系,是目前世界上具有完整石油產業鏈的兩個國家之一。

  建立起完整的

  現代化石油工業體系

  1949年,我國累計探明石油地質儲量僅有0.29億噸;截至2018年底,全國累計石油探明地質儲量為398.77億噸,增長1374倍。1959年,累計天然氣探明地質儲量只有310.93億立方米;截至2018年底,全國累計天然氣探明地質儲量為14.92萬億立方米,是1959年的480倍。頁巖氣作為獨立礦種通過招標向社會開放,2015年7月,在新疆地區首次開展常規油氣礦權的招標試點工作。中央2017年發布的《關于深化石油天然氣體制若干意見》進一步提出,要完善并有序放開油氣勘查開采體制,提升資源接續保障能力。2018年國內原油總產量1.89億噸,其中中國石油占比53.46%,中國石化占比18.37%,中國海油占比22.20%,延長石油等企業占比6%。

  中游環節發展是伴隨著大慶、勝利等大油田的發現和大型煉化企業的布局,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以“八三”管道工程為代表的原油長輸管道得到快速發展。目前我國西北、東北、西南、海上四大原油進口戰略通道已全面建成,基本形成資源多元、調度靈活、安全可靠的石油供應網絡格局,成為促進國民經濟發展的大動脈。截至2018年底,全國長輸原油管道2.38萬公里,成品油管道2.60萬公里,中國石油分別擁有69%和42%,中國石化分別擁有27%和57%。目前,我國已建成舟山、舟山擴建、鎮海、大連、黃島、獨山子、蘭州、天津及黃島國家石油儲備洞庫共9個國家石油儲備基地,形成了相當于我國35天左右凈進口量的儲備規模。根據油氣體制改革“管住中間、放開兩頭”的意見,把具有自然壟斷屬性的管輸業務和部分儲存設施從三大石油公司剝離出來,組建獨立的國家油氣管網公司,即形成“N+1+N”,為“兩頭”進一步放開、形成競爭創造條件。

  我國煉化行業自新中國成立70年來,實現了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的快速發展。1949年,全國只有幾座小煉油廠,原油加工能力合計17萬噸/年,當年加工原油11.6萬噸,只能提供12個油品品種,絕大部分產品依靠進口。隨著大慶油田和其他油田相繼發現和投產,為煉油加工的發展提供了資源條件,1978年原油加工能力達9291萬噸/年。截至2018年底,我國已建成煉化企業216家,千萬噸級及以上煉廠26家,中國石油和中國石化擁有的煉廠平均規模分別為743萬噸/年和746萬噸/年,與世界煉廠平均規模759萬噸/年相差無幾,原油一次加工能力8.13億噸/年(也有統計為8.3億噸/年),是僅次于美國的全球第二大煉油國。

  煉化產業格局從1998年兩大石油集團重組時的二分天下到近年地方煉油企業異軍突起形成三分天下甚至四分天下的新格局。同時,我國化工業務早已放開,市場主體非常多元。截至2018年底,我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乙烯生產國和最大消費國、世界第一大丙烯生產國和消費國。

  經過70年發展,我國煉化產業完成了規模化發展,目前“一體化、基地化、集群化”產業格局正在形成中。面對全球能源轉型和石油行業格局調整,深入推進煉化產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勢在必行。

  成品油銷售業務是隨著交通運輸業務的快速發展,特別是汽車的普及、航空運輸業務的高速成長、高速公路的大規模建設和河海運輸業務的繁榮得以推動的,2018年我國成品油消費量達3.25億噸,與新中國剛成立時的不到10萬噸的消費量相比,可謂天壤之別。截至2018年底,全國共有加油站10萬座左右,其中中國石化擁有3.07萬座,占比32.12%;中國石油擁有2.14萬座,占比21.08%;民營企業擁有4.5萬座,占比45.91%;其他國有企業和外資企業分別擁有1700座和3000座,占比分別為1.73%和3.06%。隨著2018年國家對外資大力開放煉化領域和終端零售領域政策的落地,以及此次批發倉儲經營資格審批權的取消、零售經營資格的下放和鄉鎮以下具備條件的地區建設加油站等可使用存量集體建設用地政策的落實,并伴隨著國內新增煉油能力的集中釋放,成品油市場競爭會更加激烈,中國石油和中國石化長期占主導的市場格局面臨重新洗牌。

  進出口貿易環節中,新中國剛成立時,我國石油需要進口,中國化工進出口總公司(1950年成立時稱為“中國進口公司”)負責進口原油和成品油。新中國成立第一個十年,我國原油和石油產品都是凈進口;自1959年大慶油田發現到1995年的36年間,我國一直保持原油凈出口國地位;但在1996年,我國原油進口量首次超過原油出口量而成為凈進口國,其實早在1993年我國就已經成為石油凈進口國了。目前,我國原油和成品油進口國營貿易實行自動許可管理,主要是中國石油、中國石化、中國海油、中國中化和珠海振戎5家國有企業,非國營貿易實行配額管理。自2015年以來,我國陸續放開進口原油使用權和原油非國營貿易進口資質(簡稱“兩權”)。2018年國內獲得原油進口權與使用權的地方煉廠的原油進口份額已達1/4左右,且具有“兩權”的企業和獲得進口配額的數量不斷增多,商務部2019年首批原油進口配額中向58家企業發放了總計8984萬噸的原油配額。

  經過70年發展,我國建立起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石油工業體制,一是多元主體參與的市場體系基本形成;二是生產要素和油氣產品基本實現市場配置;三是以人民幣計價的國際化原油期貨成功上市并運行良好,我國在國際石油市場定價的影響力顯著增強;四是三大石油公司全球化競爭力顯著提升,國際影響力日益增強;五是政府運用市場化手段管理石油行業的能力顯著提升。

  我國天然氣產供儲銷

  體系建設取得積極進展

  我國天然氣產業在新中國成立70年來快速發展,特別是進入本世紀以來,隨著西氣東輸等超大型基礎設施項目的相繼竣工和國際能源合作項目逐一落地,天然氣供應能力實現了跨越式增長,已形成國產常規和非常規氣、進口管道氣和進口LNG等多氣源、多品種、多渠道的互濟供應和“西氣東輸、北氣南下、海氣登陸、就近供應”的管道網絡化供應格局,管網覆蓋主要產氣區及長三角、珠三角和環渤海等區域,地下儲氣庫和LNG等天然氣儲存設施建設取得積極進展并開始發揮調峰作用。

  從國內生產來看,1949年,全國天然氣工業產量只有1117萬立方米,而且產量、銷量絕大部分局限在四川盆地。改革開放以來,隨著勘探開發力度不斷加大和勘探理論與技術的不斷進步,全國相繼發現并建成塔里木盆地、鄂爾多斯盆地、四川盆地、柴達木盆地、鶯歌海盆地、東海地區、松遼盆地、渤海灣盆地、準噶爾盆地9大天然氣生產基地。2018年國產氣量1603億立方米,增速8.3%,其中頁巖氣發展進入提速期,產量達109億立方米,同比增長21%,川渝、鄂爾多斯、塔里木和海域四大氣區貢獻國產氣量的85%左右。

  從進口來看,隨著我國深圳大鵬首個LNG項目建成和中亞天然氣、中緬天然氣管道相繼投產,我國開始大規模利用境外資源,多元進口來源、多樣進口方式、多種進口主體的格局正在形成。2018年,進口天然氣9039萬噸,同比增長31.9%,對外依存度上升到45%,其中管道氣進口占40.5%,進口LNG占59.5%,2018年超過日本成為全球第一大天然氣進口國。

  從儲運設施來看,目前我國初步形成了以西氣東輸系統、陜京系統、川氣東送、中貴線、中緬線等天然氣管道主干線為骨架,其他聯絡線、省管網為補充的橫跨東西、縱貫南北、連通境外的供氣網絡。截至2018年底,我國已建成天然氣干線管道7.6萬公里,一次輸氣能力3200億立方米。LNG接收站已投產22座,接收能力達7000萬噸/年,建設和運營主體多元化趨勢明顯。我國儲氣庫建設相對滯后,調峰能力嚴重不足,形成夏季限產、冬季限供的尖銳矛盾,也直接影響冬季供暖高峰季節的安全穩定供應能力。得益于近些年投資力度加大,我國已初步形成京津冀、西北、西南、東北、長三角、中西部、中南、珠三角八大儲氣基地,約占全國天然氣消費總量的3.5%左右。縱向看,我國儲氣設施建設速度很快,但橫向來比,遠低于國際經驗12%的要求和發達國家15%以上的水平。

  從價格體系來看,2011年以來,我國建立了與替代能源價格掛鉤的天然氣“市場凈回值”定價機制,已基本理順了包括居民用氣在內的門站價格,天然氣相比燃料油和LPG具有較強的價格競爭力。2017年,在按照“管住中間、放開兩頭”的方針積極推進天然氣價格市場化改革的過程中,國家發改委重新核定并下調了跨省長輸管道的運輸價格,推進省級輸氣管網和城鎮燃氣管公司降低輸配氣價格,終端用戶的天然氣價格總水平有所下降。但目前我國天然氣供應環節仍然過多,且各環節利潤分配不符合“風險-收益”對等的一般商業原則,這樣的政策情景不利于天然氣產業可持續發展。同時,前幾年為應對“氣荒”在高油價下簽訂的LNG長貿協議價格高于當前的LNG現貨價格,因不能合理順價到用氣終端而導致價格倒掛,一定程度上制約了合理利用國際天然氣資源。因此,要繼續深化天然氣價格市場化改革,加快推進上海、重慶等地天然氣交易中心建設和發展,并建立和實行反映天然氣供需的差別價格制度,提升天然氣的市場競爭力。

  2018年天然氣在我國一次能源消費結構中的占比達7.8%,仍遠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因此,我國有必要大規模、高強度地推廣天然氣利用,特別是在天然氣發電、工業燃料、城鎮居民生活和取暖及交通運輸等煤和燃料油需求量高、減排壓力大的領域。

  “引進來”和“走出去”戰略實施

  增強我國參與全球油氣資源配置能力

  我國參與國際能源合作的進程與國內經濟社會發展階段和油氣資源稟賦密不可分。理論認識的突破、特殊時期高效的會戰組織模式和石油精神的激勵,一個個陸上大油氣田的相繼發現,推動我國石油工業實現跨越式發展,躋身世界石油生產大國行列。雖然我國海域遼闊,海底蘊藏著豐富的油氣資源,但海洋石油工業對技術裝備的要求更高,資金更加密集,投資風險更大,陸上大會戰的成功經驗很難移植到海上油氣資源勘探開發,在改革開放前既缺資金又缺技術的背景下,唯有借鑒國際上比較成熟的國際石油合作模式。從此我國海洋石油工業走上良性發展的道路,通過自營與合作并舉,實現我國海洋石油工業的高速高效發展,從1982年組建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時的9萬噸原油產量快速攀升到1997年的1628萬噸;天然氣產量從無到有,達40億立方米,油氣當量接近2000萬噸。截至2018年底,我國海上油氣產量當量已超過6000萬噸/年。

  石油化工領域“引進來”的成功案例也不少,特別是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為了滿足國民經濟持續快速增長對以乙烯為“龍頭”的石化產品的需求,我國石油公司采取與國外一流大公司或資源國大公司對半合資的方式,以規模達“世界級”、乙烯及其下游加工與煉油生產一體化、工藝及裝備技術達國際先進水平為目標,先后與德國巴斯夫公司合資在南京建設了以60萬噸/年乙烯裝置為主體的揚巴石化項目,與英國石油公司(BP)合資在上海建設了以90萬噸/年乙烯裝置為主體的賽科石化項目,與美國埃克森美孚、沙特阿美公司合資建設了福建1200萬噸煉油/年和80萬噸乙烯/年煉化一體化項目,與沙特基礎工業公司合資建設了天津100萬噸/年乙烯等項目。開創了我國“基地化、大型化、一體化、園區化”發展石化工業的新模式,并通過引進、消化、吸收、創新的技術研發機制,推動了我國石化產品關鍵技術和裝備的自主研發,具備了“以我為主”的發展能力,我國乙烯工業、芳烴工業的整體競爭力達到世界水平。

  1993年我國成為石油凈進口國,利用國外資源成為必然選擇。1993年12月,中央正式提出“充分利用國內外兩種資源、兩個市場”發展我國石油工業的方針,為中國石油工業啟動國際化經營戰略指明了方向。自1993年“走出去”以來,我國石油公司國際化經營取得重大突破,海外油氣業務實現跨越式增長,形成了以五大油氣合作區、四大油氣戰略通道和三大運營中心為核心的完整油氣產業鏈,中國企業全面參與國際油氣資源的配置能力和資源保障能力不斷增強。截至2018年底,我國有20多家企業參與海外油氣上游領域投資,作為海外油氣投資引領者的中國石油實現海外權益油氣當量接近1億噸,相當于國內油氣產量的一半左右。

  能源轉型推動

  我國油氣工業實現高質量發展

  展望未來,第四次工業革命和新一輪能源轉型步伐明顯加快,清潔低碳化、分布式利用和智能化發展是能源轉型的方向。但不同于西方發達國家,我國尚處在工業化過程中。未來10年,我國石油消費將繼續保持增長態勢,即使達到消費峰值之后,在較長時期將繼續保持平穩的石油消費。作為一種清潔能源,我國天然氣勘探仍處早期階段,潛力巨大,在未來能源轉型過程中將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可逐步發展成為主力能源。

  我國能源消費總量大與經濟發展階段、產業結構和發展模式密不可分。目前我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最大的貨物貿易國、第一大商品出口國、第二大商品進口國,能源消費總量與發展中國家出口導向型經濟聯系密切。一方面,我國仍處在工業化階段,產業結構偏重,轉型升級正在進行,與進入后工業化階段的歐美發達國家相比,能源強度明顯高;另一方面,作為世界第一制造業大國、世界工廠,我國消費能源是為全世界提供產品。因此,要在加大國內油氣增儲上產和提高應急儲備能力的同時,通過不斷提升全球油氣資源配置能力,實現開放環境下的油氣安全。

  一是加大石油勘探開發力度,實現國內原油有效穩產。制定鼓勵“深、非、低、稠”的財稅政策,推進油氣礦區有序流轉,完善礦業投資管理體制等,加快國內油氣資源勘探開發,遏制石油對外依存度過快上升的勢頭。二是加快天然氣產供儲銷體系建設,實現國內天然氣產量較快增長,多元進口確保天然氣市場穩定供應,多措并舉推進儲運調峰能力建設,政策引導推動天然氣銷售市場化。三是構建有效競爭的市場結構和市場體系,完善油氣進出口管理體制,深化下游競爭性環節改革,加快油氣交易平臺建設,發揮市場決定價格的作用,有效釋放競爭性環節的市場活力。四是深入推進煉化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五是充分發揮油氣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的引領示范作用,轉變發展理念,創新發展模式,著力優化業務布局和資產結構,持續提升投資效益、國際化經營水平和抗風險能力。六是加強市場監管能力建設。

  (作者系中國石油經濟技術研究院國家高端智庫首席專家)



來源:中國能源報 ■王震      編 輯:徐悉
本網站新聞版權歸中國煤炭新聞網與作者共同所有。任何網絡媒體或個人轉載,必須注明“來源:中國煤炭新聞網(www.lftmfl.icu)及其原創作者”。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
本站實名:中國煤炭新聞網 中國煤炭資訊網
地址:重慶高新區陳家坪一城新界A棟3-3 郵編:400039
Email:[email protected] 備案序號:渝ICP備05006183號
編輯部電話:(023)68178115、61560944
廣告部電話:(023)68178780、13996236963、13883284332
編輯部:
業務合作:   QQ群:73436514
Loading...
11选5任一傻瓜赢钱